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复兴评论 >

复兴时评:改变“高税收低福利”现状别怕伤筋动骨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9日 16: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复兴评论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作者:鲁宁

      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昨日发布《中国税收风险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该“报告”的主要论点是:与世界各国相比,中国目前税负水平高于中上等收入国家,大口径宏观税负水平过高;从财政支出角度看,中国宏观税负水平与公共服务供给水平存在明显不对称;衡量税负轻重应与政府提供的民生支出挂钩。
 
      “报告”论述客观、语气平和,有据而成理,读来令人信服。但尽管如此,按以往惯例,很可能“税务爷”和“财政官”在未来几天内会通过各种方式,再一次作出中国宏观税负并不高“甚至低于多数发展中国家”的辩解----尽管每一次辩解的社会效果总是“越辩越黑”。
 
      以往,针对税负高低的互相争执,总是发生在社科院与财税部门之间,这一次中央财大“掺和”其中,似乎“高派”的力量得到了增强。其实,争执各方都是体制内机构,争执的性质纯属“内部见解不同”,系“人民内部矛盾”,也即争执丝毫不带“对抗成分”。
 
      至于争执的起因,更多系争执各方所采用统计口径不同,以及屁股所坐椅子的差异。形象点讲,以往每次争执,社科院、高校等研究机构总是站在社会层面说话,而“税务爷”和“财政官”则竭力维护政府立场和声誉……
 
      其实,中国宏观税负究竟重不重----实际负担是否在世界上数一数二?问一问老百姓和私营企业主的感受比任何研究报告或官方辩解都靠谱。
 
      所谓宏观税负,直白讲就是政府对社会财富的占有比例高低,对该比例进行统计度量,在中国必须同时考察小、中、大、“超大”四种口径。小口径只限于中央与地方各级政府的税收收入,依此作为度量基础,中国宏观税负宏观税负的确不算重。中口径包括税收之外的其它预算内财政收入,依此作为度量标尺,中国宏观税负依然说得过去。大口径还要包括事实上归政府收管掌控的各类社会保障金收入,各地政府“崽卖爷田”的巨额“卖地财政”收入,美元国债利息,及其它国有资产在海外投资的收益等等。依此作为度量标尺,宏观税负已然很重。“超大口径”还须包括最为百姓和社会所痛恨的年复一年、多如牛毛、向百姓和私企收取的各种行政性“滥收费”,以及操作上随意性极强的行政性“滥罚款”。若拿此作为度量标尺----真正实事求是理当如此,那么,中国的实际宏观税负,放在全球范围内,绝对构成数一数二之“超重”。
 
      搞清了税宏统计口径背后的奥妙,也就弄明白了每次税负争执的吊诡所在。为何每次“税务爷”与“财政官”为税负不高作辩解,总是招惹来全社会嘘声一片甚至不得不面对舆论的整体性唾骂……
 
      以上还只作就事论事之分析,民间痛斥宏观税负之高,还在于中国的高税负与低水平的公共服务和残缺不全的社会基本福利长期形成强烈反差。
 
      仅看表象,国外尤其是发达国家,宏观税负似乎比中国要高,可是人家那儿只有“小”与“中”两个 统计口径,绝对不允许滥收费和滥罚款----也即政府只能收税而禁绝收费。而且,人家收来的税,大都用于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譬如政府预算中的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支出(含教育、社保、基本医保等等),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分别高达68 .84%、58 .73%、56 .73%和57.11%。
 
      反观中国,宏观税负之重在全球数一数二,而公共服务与社会福利却长期不能与高税负形成对称和匹配,民间当然牢骚满腹!何况,大量民脂民膏,也并未全部用来正经的经济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建设,而是被“三公消费”、“政绩工程”、铺张浪费、贪污腐败所巨量吞噬。如此年复一年不见改观,百姓与私企的心态又作何平衡?!民间舆论又如何能不痛心疾首?!
 
      中央政府对此心知肚明,这几年也试图通过一揽子税改来减轻民负、纾缓民意。与此同时,还许诺“十二五”要力求让劳动者收入翻番。可是,政府的增收许诺既无法制保障也无行政正当性作操作基础。惟一可行的,无非是上调整个税起征点。这一招按温总理所言“最具可操作性”,可一到具体操作,有关部门的“小算盘”立即颠覆了“民意大算盘”。
 
      可不是,仅一个起征点,明明民意普遍冀希为5000元并大幅度压缩“底层级差”,可有关方面就是不顾民意,楞是咬定3000元没商量。就这么着,还被视作对百姓一种恩赐
。至于喊了多年口号的一揽子结构性税改,至今未见实质启动。话又说回来,如果不能先解决至少是遏制住“三公消费”、“政绩工程”、铺张浪费、贪污腐败之猖狂,就算强行推进税改,其效果仍然可想而知。
 
      这就是长期支撑高税收低福利之中国悖论背后的深层缘由,这就是每次“税研报告”公布后,总会引起民意沸腾的必然原因。既想改变现状又害怕“伤筋动骨”,肯定没有希望和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