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复兴评论 >

《环球视线》:窃听风暴 默多克成“全民公敌”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8日 15: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 水均益: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7月13日,一名抗议这扮作传媒大亨默多克,在英国议会大厦前抱起了以英国首相卡梅伦为原形的木偶,旁边一个告示派上写着“我知道你的秘密”,如今这场在英国卷起的窃听风暴已经动摇了默多克父子在英美等国的商业根基。随着“窃听门”丑闻的发酵,曾任《世界新闻报》总编辑的新闻国际公司的总裁布鲁克斯,也是画面上的这位女性,今天也宣布了辞职。

    默多克的新闻帝国到底捅了多大的篓子,它的那些窃听手段到底如何令人发指,默多克的新闻帝国是否即将崩塌,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是特约评论员宋晓军,一起和我们讨论。另外,我们在稍后的节目当中,还有我们在英国的记者李庆庆,以及在美国的记者何岩柯,还有我们的另外一位特约评论员王大伟先生,一起来参加这个讨论。

    在进入讨论之前,我们首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这个事情的由来。

解说:

    1843年10月1日英国伦敦,第一份《世界新闻报》诞生,1950年《世界新闻报》创下每周卖出844.1万份的记录,是当时全球销量最大的报纸。然而,过去10年,《世界新闻报》这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小报却把目标对准了电话留言箱。

    据英国媒体爆料,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电话号码、出行信息,以及查尔斯王子夫妇语音信箱内的留言都曾经遭到《世界新闻报》的窃听。除了窃听之外,《世界新闻报》还有许多并不光彩的时段。2010年5月,该报记者伪装成中介,要求希金斯打假球,并通过支付他索要的30万欧元劳务费,这条独家新闻致使希金斯遭到国际台联调查。英国斯诺克名将希金斯从此深陷假球泥潭。2011年7月,该报前任编辑保罗?6?1迈克马伦在接受BBC采访时,承认曾以500英镑从警方那里购买内幕。他们报道动作明星德诺姆?6?1埃利奥特的女儿成为妓女的消息,导致珍妮弗在2003年自杀。

    本月5日,英国《卫报》记者戴维斯的一篇报道问世后,更是将《世界新闻报》推向的风口浪尖。2002年,13岁少女米丽道勒从学校回家途中失踪,6个月后被发现遭绑架遇害。而在这期间,《世界新闻报》始终在窃听该少女的手机,甚至删除手机内部分信息,干扰了警方的调查。此事情一被揭露,舆论界一片哗然。

    之前,英国公众认为,电话窃听丑闻只涉及一些有能力对抗小报的受害人,而这次揭露的丑闻中,窃听对象却成了受害人。至此,事件不断扩大,从王室成员、社会名流和其他重要人物,到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阵亡英军的家属。甚至于2005年7月,伦敦恐怖袭击遇害者的亲人,无一幸免。统统被爆料称为《世界新闻报》操控新闻,制造新闻的来源。有媒体猜测,实际被窃听的人数可能远远超过四千人。

    英国《每日镜报》更是爆料说,新闻集团旗下的美国媒体曾经试图收买纽约警察,获取“9?6?111”事件遇害者的电话号码,以及通话记录。美国联邦调查局已经对此展开调查。

    时间是星期天下午,妻子在扶椅上睡着了,孩子们被打发出去溜弯。你把双脚搁到沙发上,戴好眼镜,打开一张《世界新闻报》。这在英国大作家乔治?6?1奥威尔的笔下,《世界新闻报》曾经就是英国人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但是当一个又一个窃听丑闻被爆料的时候,读报的英国人不禁要想,在它们的生活中,形影不离的究竟是桌上的《世界新闻报》,还是藏在暗处窃听他们喜怒哀乐的那些秘密?

正在评论 从“传媒业拿破仑”到“全民公敌”

水均益:

    有关这个问题,我们接下来马上来连线在英国的李庆庆,还有我们在演播室的特约评论员宋晓军。我们一起讨论一下。

    庆庆,首先能不能给我们宏大一下,在这个短片里边,最后提到的这样一个问题,对于英国人来讲,到底哪些对他们感兴趣?到底是餐桌上的《世界新闻报》呢?还是在暗处窃听他们那些喜怒哀乐的秘密?这件事情在英国的轰动效应有多大?

本台记者 李庆庆:

    其实我觉得英国民众对于《世界新闻报》表现出一种非常矛盾的心态,我们从一个数字可以看出。就在上周末最后一期《世界新闻报》出版的时候,它是卖出了380万份,比平时还多卖了110万份,这当然本身有做纪念的因素在里面,但是我们不得否认的这样一个事实就是《世界新闻报》的确是英国销售量最好的一份报纸,所以我们可以看出,它还是很受读者欢迎的。大家都很喜欢看有关电影明星、体育明星,以及王室成员,以及一些政客的一些秘闻、丑闻、隐私的生活,这些大家都很感兴趣。所以窥探隐私可能是每个人一个不为人知,或者不愿意为人知的本能。但是,尊重隐私又是一个必须的,是一个传统的,是一个必须遵守的一个原则。而这次《世界新闻报》的窃听丑闻,就是侵犯了人们的隐私,尤其是普通人的隐私,也许人们对于这些名人的隐私侵犯的容忍程度应该稍微高一点,但对于普通人,尤其是受害者,他们已经在悲哀和受困扰的心情之下,还要受到窃听丑闻的困扰的时候,那么大家就不可容忍了。

    因此米丽道勒的窃听丑闻成为了压倒这个《世界新闻报》的最后“一根稻草”,水均益。

水均益:

    宋先生,英国社会最近这些年也在经历着一些剧变,或者一些震荡。是不是这件事也多少能反映出来英国社会的这种,像刚才庆庆所说的,矛盾之处?

特约评论员 宋晓军:

    我觉得是这样。其实英国的社会,应该说大英帝国的崛起,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已经完全衰落了。刚才小片引用的乔治?6?1奥威尔的那段话实际上是它在二站末期描述《世界新闻报》的一篇杀人案件的报道。他认为那个时候英国已经落入了一种通俗文化的陷阱。这么长时间,英国能够撑得住,当然有冷战,有外部的神经绷得很紧。实际上到今天,这件事无论是谁能翘动默多克的帝国,但是至少在一个世界金融危机,整个中东乱局,英国处在一个非常不好的时候,英国来挽救它这个帝国衰败的“最后一根稻草”,应该说是。

正在评论:窃听手段层出不穷 不择手段

水均益:

    说到这儿,其实我们这儿也有几张图片,我们来看一下个漫画。其实像这张漫画,说到的,实际上是默多克像八爪鱼一样的帝国,剁掉《世界新闻报》来挽救他整个的帝国。另外,像这样的图片,显示的就是新闻集团,默多克这个新闻集团如潮水一般,在整个西方世界,垄断了西方世界的话语权。像另外这个,只要有钱,我买,我决定,我买下那所有的出版物,包括媒体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另外,这张照片很有意思,说的是威廉王子和凯特,当然稍微有点床蒂之嫌,但是凯特跟威廉说,这位是默多克先生,他已经答应不再窃听我们的电话了。接下来我想请进我们的特约评论员王大伟先生和李庆庆,我们一块来说一下。

    王先生,实际上这次事情透露出来的,很多像默多克的集团,包括英国的这些小报,用各种手段,包括窃听单位,这是比较常规的,还有像电子邮件等等,还有他们居然用木马的程序,跟我们说说,据您了解,这些媒体怎么可能用这样的手段来窃听到这么多的信息?这些手段在刑法上,或者形式上是一什么工具,很容易得到吗?

专家观点:窃听是英国新闻界的“潜规则”之一

特约评论员 王大伟:

    这个窃听现在已经成为英国新闻界的“潜规则”之一,而且它也引起了一个“多米诺骨牌”的效应。我们可以这么说,在英国来说,大概现在有人说,有四分之一的小报都或多或少的采用了监听的手段。为什么呢?这里面有个原因,就是私人侦探在英国是方兴未艾,所以它在英国不仅非常合法,而且它发展非常快。所以这些私人侦探的器材也就应运而生,有了它们的市场。

    这里面一般分两个,一个是先搜集,比如说查尔斯王子,比如说女王的这些电话号码,这是属于情报部门。他搜集来之后,第二个就是监听部门。比如我们刚才说的这个13岁女孩被绑票之后,就是他们,一个是监听,一个他们还在里面搞一些破坏,最后间接地导致这个女孩被撕票。所以这个事情就反映出他们在整个过程中用了很多不太好的,不光彩的手段。这是一方面。

    还有一方面,他们可能会收买一些警察、保镖、贴身侍卫,据说有人供出来,用500英镑就可以从警察那里买到这些情报。最厉害的,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木马病毒,它给你发一个邮件过去,你无意中一点开,完了,这个木马病毒就植到你的手机之中了。那么你的所有短信,所有的电话都被窃听。据说这种木马病毒的危险和可怕程度是什么?即使你在关机状态下,你的手机就成了你身边的一个小间谍,它甚至可以启动手机,作为一个窃听的装备。

责任编辑:田智钢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