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复兴评论 >

杨禹:2012的特殊使命是给中国经济换车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系列评论之三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5日 10: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专栏——禹论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011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系列评论之一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系列评论之二

杨禹 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

       每一个五年规划,逢第一年,一般称之为“开局之年”;逢最后一年,称之为“收官之年”;逢第三年,称之为“步入中局之年”。

       那么,逢第二年,该称作什么年,又该做些什么呢?

       2011,开局良好。这不是套话,这个评价是中肯的。这一年,物价曾攀高到警戒线以上,欧美债务危机的严重程度,则几乎超出所有人的年初预判。此局面下,中国经济稳住了“十二五”的这个开局,殊为不易。

       但五年之期,不能年年都当开局过。到了第二年,必须有点儿从开局转向中局的新力道。否则,对不起这个良好开局。

       无须讳言,2011年,留下了一点遗憾。那就是在这一年里,有过多的、预期之外的,但又是必要的、不得不付出的精力,用在遏制通货膨胀上,用在紧急应对欧美债务危机日新月异的新变数上。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个国家也如此。因为要稳定物价、压低通胀,一些可能带来物价上涨因素的改革,比如资源产品价格的改革,出于大局考虑,就要先放一放。因为欧美债务危机导致欧美市场需求大减,为防止出口掉得太快,就要千方百计鼓励增加出口量,而出于转型考虑所要进行的出口结构升级调整,也难免要先放一放。

       这儿放一处,那儿放一处,汇集在一起,“十二五”的改革攻坚,虽在第一年也有所斩获,但总的看,要让位于遏通胀、保增长的年度目标,所以多有迟滞,攻坚力度不足。

       人们常说,电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表演是一门遗憾的艺术,总会遇到不能尽情尽兴、不能尽善尽美的情况。其实,宏观调控也如此,也是一门遗憾的艺术。你不可能在一年之内启动所有的事项,达成所有的愿望。根据每一年度的实际情况而有所取舍,在多重局限条件制约下努力完成使命,才会有带着镣铐跳舞的精彩。

       开好中国经济这趟列车,就很不容易。不脱轨、不超速、也不太过低速,都是“稳”字的内涵。而这趟车走在“十二五”这段路上,还有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转变发展方式。如同要给这趟列车换个火车头,从内燃机车换成电力机车。而且车还不能停。

       这正是最大难度之所在。

       2011年这个开局之年里,换车头的工作做了一些,但还没全线铺开。2012年的特殊使命,就是在保持列车稳定快速的前提上,全面开启换车头的进程。比如资源价格改革,既然物价高的时候不宜推进,那么到了通胀压力减缓、物价走势相对平稳时,就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必须拿出魄力,果断推进。稍有犹豫,难得的改革时间窗口就可能错过。老犹豫着,“十二五”的改革目标就无法达成。

       中央经济工作会提出明年经济工作的总基调是“稳中求进”。一个“进”字,涵盖了对改革的呼唤。实际上是在说,换火车头的时间段,到了。

       从当前一直到明年,保持稳定经济增长,防止被欧美债务危机拖累,是个很现实的活儿。若按过去多年咱们很娴熟的做法,一旦遇到“保8”之类任务,二话不说,先搞一批国债项目、先释放一批政府投资,是必须的。但这见效最快的做法,却恰恰是要被改掉的做法,属于内燃机车的推动方式。

       而今,我们要换、也必须换上电力机车了。

       因此,你看,同样是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金融危机刚发生时,它的涵义是迅速拿出1.18万亿政府投资,直至带动出4万亿的巨额投入。去年此刻开经济工作会时,“积极财政政策”名下第一位的任务,是实现财政收入的稳定增长。而刚刚提出的、明年的“积极财政政策”,排第一位的具体任务是:完善结构性减税。

       这就是稳中求进:“稳”在继续实行积极财政政策,“进”在转变政策的内涵,从直接用政府投资推动经济,转向惠民、富民,进而促进居民消费,顶起扩大内需。

       从经济学理论上说,2011年我们所要完成的“遏通胀、保增长”两大任务,在具体政策取向上,是相互顶牛的。比如要遏通胀,就得适当减少货币量,可减少了之后,经济增长又结构性资金不足。可要是把货币量提上去,物价又受不了。这种“两难”的挑战,正在成为中国宏观调控要持续面对的常态。

       岁末年初,好消息是物价增幅已进入下降通道。如果这个趋势保持下去,在明年,遏通胀与保增长的这对儿矛盾将有极大纾解。这就意味着,至少资源类产品价格的改革,终于迎来了比较理想的改革窗口。水、电、燃气、油,这些价格的内在形成关系,一直扭曲着。现在,我们可以把它理得顺溜一点了。

       致力于提高居民收入的改革,大家也盼了很久。今年到目前为之的统计数据表明,“十二五”规划提出的让“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同步”的目标,并没有实现。甭管是什么“之年”,让老百姓兜里的钱多起来,是硬道理。“十二五”的五年,这就快过去五分之一了。所以,明年的“进”,势必要在收入分配改革上多进一些。

       “十二五”第二年,咱们不妨把它定义为承上启下的“攻坚之年”。如果这一年过去,咱们大家忙活老半天,只实现了“稳”,而在“进”上建树不多,那绝对是件遗憾的事情。

       “稳”与“进”,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有点儿顶牛。有些改到深处的改革,每往前再推一点,就会打破一些原有的利益格局,很可能就带来不稳定的因素。有些理论上看上去很美的转型,一旦付诸实施,对很多身在其中者,就是壮士断腕般的选择与放弃。

       这倒是符合哲学层面的思考:推动进步的力量,大多来自于矛盾。

       一天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五年之际在于“二”。这么说有点二,但给人印象深刻。按照发展的周期规律来看,五年之“一”做到稳步良好开局后,我们在“二”之年里,确实需要拿出点改革者不破不立、勇敢向前的“二”劲来。

       就让我们在一个又一个对立统一的矛盾中,去完成“十二五”第二年的特殊使命吧。

热词:

  •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构性减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