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复兴评论 >

新闻周刊:丙肝事件暴露基层医疗卫生短板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6日 15: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央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白岩松: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媒体的报道,广州河源市紫金县一条街上发现上百名丙型肝炎感染者的事件浮出水面。据感染者回忆,他们大多去过街上同一家诊所打针,所以人们怀疑有可能是在这家诊所打针的时候传染上的。这种怀疑并不是凭空而来。去年11月底,安徽、河南交界的地方也发生了一起56人感染丙肝的事件,那些患者也是曾在一家诊所打针。卫生部专门派人去调查,最后结论是,丙肝病情与诊所高度相关。也正因为如此,此次广东河源紫金县的过百人的感染丙肝事件,人们很自然地就想到了诊所打针。所谓"无独有偶",但是在"无独有偶"之后,还会不会有更多类似的情况发生?要知道在基层医疗点看病的中国人数以亿计,这样的医疗点如何保证医疗安全呢?《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丙肝阴影下的基层医疗现状"。

  短一:紫金危机

  广东电视台记者 黄伟浩:

  这里是紫金县紫城镇的响水路,从去年10月份开始,住在这里的不少居民发现,他们感染了丙肝病毒。

  解说:响水路,现在已经更名为永安大道,是紫金县的一条主要街道,最近几个月,因为频繁发现的丙肝感染者,永安大道变得十分不安,当地民众自发的统计显示,目前确诊的丙肝感染者已经超过200人。

  紫金县丙肝患者 徐先生:在去年的时候,我去打过针,我老婆也去打过针,我的孙子也打过针,我的孙女也打过针,结果打过针的就有(丙肝)。

  紫金县丙肝患者 黄女士:我和我妈,还有我女儿(都感染),我的女儿才4岁半。

  解说:丙肝的传染途径与艾滋病完全一样,只有血液、母婴和性传播三种途径。紫金县的这些感染者都是普通居民,不曾有过吸毒输血等高危行为,唯一可疑的是,几乎所有人都去过附近一家卫生站打针。

  紫金县丙肝患者 曾女士:以前有一点头痛 感冒,就到那间诊所,诊所打针的时候就是用针筒推的,那个玻璃针筒没有消毒的,那个针筒不是一次性的。

  解说:响水路上有好几家诊所,这家城东卫生站由夫妻二人经营,丈夫行医,妻子帮忙,由于医生治疗效果好,在当地颇有些名气。

  电话采访:紫金县丙肝患者 江女士:就是前年,我儿子病了,感冒、发烧还有咳嗽,那个诊所的医生,因为他治病的效果是很好,就去了。他的针筒是那种玻璃的,不是一次性的。

  解说:按照江女士的说法,这家诊所的医生经常用玻璃针管把药物直接打进病人的静脉里,打完之后不换针管只换针头的情况时有发生。而静脉推注后有时会有血液回流进针管,不换针管显然容易造成交叉感染。

  电话采访 紫金县丙肝患者江女士:我打过针,我大儿子打过针,两个都有(丙肝),我小儿子才4个月,是我传给他的,我有了那种病之后才怀了他的,就有。现在我三母子都得了这个病。

  解说:江女士一家的悲剧或许本可以避免,因为早在2009年,响水路一带丙肝高发的现象已经开始出现,遗憾的是没有做流行病学调查,许多民众并不知情。

  紫金县丙肝患者 黄女士:去年11月我都不知道,没人告诉我,我还去那里打过针。

  广东电视台《社会纵横》:记者在采访当天,搜集到的响水路一带确认感染丙肝的病历就有20多份,还有一份46人签名的确认书。

  紫金县丙肝感染者家属: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政府不采取措施,紫金县城会变成一个疫区。

  解说:2011年12月22日晚,广东电视台《社会纵横》栏目报道了紫金县响水街一带丙肝高发的新闻,许多当地居民,这时才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广东电视台《社会纵横》:紫金县人民医院工作人员:去年是40例,今年21例,响水路多一点。

  电话采访:紫金县丙肝患者家属 贺女士:去年我婆婆感染的时候,就知道几例而已,就觉得自己很倒霉,被感染上了。今年1月、2月份,我们的同学、亲戚,陆陆续续,现在我知道的还有一个我姐夫的同事也被感染了。

  解说:在广东台的新闻曝光之前,丙肝病毒潜伏在紫金县,一些已经查出丙肝的人害怕歧视不敢声张,还有的人感染了自己也不知道,病毒通过诊所、美容院、夫妻或者母婴等各种可能的途径传播着。今天,整个紫金县到底有多少丙肝感染者,因为没做彻底筛查,没有人知道。

  电话采访:紫金县丙肝患者家属 贺女士:现在我姐,我有三个姐姐都在县城,我叫她们去体检,去检查一下,她说都排不上号,检查的人太多了,根本就是挤不进去。

  解说:丙型肝炎如果不治疗,转化成肝硬化的几率较高,而如果坚持打干扰素,治愈的几率也有70%以上。问题是,干扰素副作用很大,而且每支价格高达1000元左右,一年总的治疗费用将近10万元,许多患者家庭只能望而却步。

  电话采访:紫金县丙肝患者家属 贺女士:打了那个针,想跳楼,想自杀,反应特别大,人的头发都差不多掉光了。我婆婆天天哭,她天天告诉我们,我不想打,我宁愿死,我不想打,我宁愿死,我们都心情非常痛苦。

  社会纵横播报:黄女士一家三口感染了丙肝病毒,因为实在拿不出钱买干扰素,她和女儿都放弃了治疗。

  丙肝患者 黄女士:我儿子打了一年干扰素,花了几万块钱,我想让我女儿也治疗一下,大人就不去管它了。(你不怕发病吗?)发病也是没办法的,不管它了。

  字幕:2012年2月23日晚,广东省卫生厅通报,紫金县响水路多例丙肝病人事件,已基本排除了注射毒品、有偿供血、血液透析等因素。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中。

热词:

  • 丙肝事件
  • 基层医疗卫生
  • 短板
  • 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