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复兴评论 >

毕殿龙:中国对叙利亚政策应如何坚持和转向?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6日 09: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俄在对叙利亚问题上,使用两次否决权之后,尽管延缓了叙利亚巴沙尔政府的垮台。但随着叙利亚政府杀戮平民的证据更多呈现,叙利亚局势更加复杂和严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正在营造一种强力介入叙利亚的氛围、等待一个武力介入的时机。联合国观察员和一些国家的侨民开始进一步撤离叙利亚。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倒台只是时间问题。中国面对叙利亚现在的局势,还会在哪些问题上继续坚持?应该在何时、做什么样的转向才对中国更为有利?

  中俄在安理会形式否决权,避免开空头支票给美英等西方集团,出现像利比亚那样,以设置禁飞区为名,对叙利亚政府军进行军事打击和直接的军事干预。这个底线,无论是出于言出必行大国间面子的考虑、还是避免形成国际惯例、遏制美英等西方集团动辄武力干涉他国邓考量。相信中俄这一立场会坚持到最后。

  目前看来,巴沙尔政府想利用武力镇压手段之外的方式摆平叙利亚,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一方面是,西方集团支持的反对派在武力对抗政府军方面,已经获得了更加畅通的渠道和更加丰厚的资源;另一方面,叙利亚现行的政治体制和巴沙尔自身的感召力和内外的威信已经降至最低,成为了真正的孤家寡人,其唯有下台才能够开启叙利亚新局。更重要的是,巴沙尔政府的所作所为,对内对外激起了更多的愤怒。总之,巴沙尔没有充分利用好,中俄否决权为其争取到的改变或平息国内纷争的空间,进行平复国内矛盾的改革或作体面的下台。

  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自然会充分和俄罗斯进行合作。但中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国家利益并非完全重合。中国应该在和俄国达成一定默契的情况下,有自己独自的坚持和转向。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应该避免当初处理利比亚问题上时的被动。中俄在叙利亚问题上,可以推迟西方集团对叙利亚的公然的武力干涉,但无法最终消除这种干涉;中俄可以延缓巴沙尔倒台,但无法阻止巴沙尔政权必须倒台的大势。

  巴沙尔政权倒台成为必然的前提下。中国需要做以下努力和相应的转向:

  第一:如果巴沙尔政权,即便动用武力,尚且不能摆平国内时。中俄可考虑组成庞大的军事观察调停团。此举可反客为主,一是协助巴沙尔政权摆平国内纷争,二是又监督巴沙尔政权不进一步使用武力、祸及平民、激怒国际社会。可惜最好的时机已经过去。但为了阻止西方全面的军事干预和反对派趁火打劫,仍有考虑和实施的必要。

  第二,中俄应该考虑巴沙尔之后的叙利亚布局。尽管巴沙尔下台可能会导致巴沙尔现行政权的崩溃。但主动导引巴沙尔政权更迭,比被迫更迭对中俄更有利,特别是现在巴沙尔政权还没有完全丢失之时,以保障巴沙尔本人及家人安全为前提,组成有中俄全面参与的大选。组成联合政府。这种选择,尽管是退而求其次的做法,也尽管也失去了最有利的时机。但主动比被动好、做比不做好。

  第三,主动呼吁反对派整合,选出能够代表该势力的领袖。此举进退皆有利:进,如果反对派是乌合之众,可以分化瓦解反对派,也可以让藏在反对派背后的西方国家的影子现身;退,可以提前和反对派就政权更迭接触,不至于让西方在叙利亚政权更迭中利益独享。

  总之,中国不会将叙利亚看作是自己的战略屏藩,更不会将之作为唯一遏制美国围堵中国的外围战场。但却必须将之作为大国间博弈的主阵地,展现大国的风范和责任。即便叙利亚问题拖下去对中国,并无不利,但在大势已定的情势下,中国必须选择合适的退场时机和方法。如果寄希望叙利亚让美英等国陷入战争泥潭,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实在没有这样的民心、民意,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失去民心的政权,即便军事上如何强大,在内外交攻之下,会瞬间崩溃。伊拉克、叙利亚等即为最好的例证。

热词:

  • 叙利亚
  • 中俄
  • 反对派
  • 否决权
  • 政权更迭
  •